十论大写意,国画的三种境界

中国画有五种境界:一曰形,二曰神,三曰道,四曰教,五曰无。

  国画有五种境界分别为形、神、道、教、无,今天易从字画商城的小编就带大家深入了解国画的五种境界。

大写意是一种过程

一曰形:形是造型艺术的基础,没有形作为载体,造型艺术一切都无从谈起,什么样的形即反映什么样的意。意、象、观念、形式、构思、方法、内容、精神、品味、格调等等,无一不是从形开始,靠形体现,依赖于形,所谓以形写神形神兼备。而形有自然之形,眼中之形,心中之形,画中之形,画外之形。画外之形为之象,象大于形,大象无形,大象之形并非无形,而是无常形也。

  国画一曰形:形是造型艺术的基础,没有形作为载体,造型艺术一切都无从谈起,什么样的形即反映什么样的意。意、象、观念、形式、构思、方法、内容、精神、品味、格调等等,无一不是从形开始,靠形体现,依赖于形,所谓“以形写神”“形神兼备”。而形有自然之形,眼中之形,心中之形,画中之形,画外之形。画外之形为之象,象大于形,“大象无形”,大象之形并非无形,而是无常形也。

大写意是一种过程,简单地讲,大写意是一个完整的、正常的生命过程,从发生发展再进行到高潮,一直到最后完成。这和一个人从生下来一直到他长成青年、壮年、中年、老年到死亡的过程是一样的。大写意是个过程,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长期积累、偶然得之,随着时间、地点、环境、气候、心情等等的不同,显示出不同的丰富效果,即兴性、偶然性、不可预见性是大写意不可缺少的特点和重要特色。对这个过程很多人没有经过长期实践,修养和研究体验则不重视不了解,甚至一无所知,是必然的。

二曰神:神为形所表现的重要任务之一,所谓形俱神生,二百年来以至当下,国人利用西法之透视,解剖、光学、物理手段,以形写神颇为简单,具备基本方法在像的范畴内快速练就写实方法,更有甚者利用照相方法,写实自然,真正的是形神兼备,然而以自然之形的临摹所体现对像之神为初学者,眼目物理感受而已,以形写神,中西无异。而以敏感于对象之元神,直追摄魂之神,遗貌取神,得鱼忘筌,以神写形则更高一筹,非一般能及也。但此又仅为我国画之初步,并无境界可谈形神论者,小儿科也。

  国画二曰神:神为形所表现的重要任务之一,所谓形俱神生,二百年来以至当下,国人利用西法之透视,解剖、光学、物理手段,以形写神颇为简单,具备基本方法在像的范畴内快速练就写实方法,更有甚者利用照相方法,写实自然,真正的是“形神兼备”,然而以自然之形的临摹所体现对像之神为初学者,眼目物理感受而已,以形写神,中西无异。而以敏感于对象之元神,直追摄魂之神,遗貌取神,得鱼忘筌,以神写形则更高一筹,非一般能及也。但此又仅为我国画之初步,并无境界可谈——形神论者,小儿科也。

大写意是一种过程,是生命的全过程,但并不像把一个种子埋在地里都能长出来。埋了很多种子,但生不出芽,并不是所有的人画画都能有所成就。所以这就是生命,它具备生命的所有成分,而大写意这个过程,它又在浓缩得很短的时间内一挥而就,很短时间浓缩了作者所有的因素、所有的修养、所有的偶然性都在这里面,都有可能发生。

三曰道:道为一切事物之本源。国画之道重在舍其形似,舍其表像,而求其本质求其本源,天地有大道,人生亦有道。绘画之道有其规律,为之画道。道是一个范畴,作为名词可视为本质规律,亦可作为动词,即在道上,在途中,是途径,是门径,所谓众妙之门。道,玄之又玄,需要我们抛弃表象的形与神,向纵深探索,只有舍弃表象才有可能进入众妙之门,停留在形神的表象描绘是很不够的,超越形神论才有可能进入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门,道是中西画终极目标的初级分水岭。

  国画三曰道:道为一切事物之本源。国画之道重在舍其形似,舍其表像,而求其本质求其本源,天地有大道,人生亦有道。绘画之道有其规律,为之画道。道是一个范畴,作为名词可视为本质规律,亦可作为动词,即在道上,在途中,是途径,是门径,所谓众妙之门。道,玄之又玄,需要抛弃表象的形与神,向纵深探索,只有舍弃表象才有可能进入“众妙之门”,停留在“形神”的表象描绘是很不够的,超越“形神论”才有可能进入“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门”,道是中西画终极目标的初级分水岭。

大写意是一种天才。简言之,就是人和天地自然的合作。在作画过程中,随时把天地、时间、温度、气压、湿度、声音、光线、季节,包括风雨,所有生存环境中能感受到的偶然巧合充分利用,达到主观地、主动地和被动地,以及可操作和不可操作结合起来,突然出现神来之笔,超出人力所能把握的效果,是为天才作品。

四曰教:教是求道者在探索的过程中不同体验的不同总结,不同说法,不同学说耳。道,玄之又玄,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错,这是哲学的负责任的态度,而艺术家是感性的、即兴的,随时要表达主体的不同感受,个体对道的不同感受理解,诉诸艺术,即产生不同的说法,真诚的心理感受的抒发即产生不同的学说为之教,发挥表达出来以施教于世,亦为之教也。

  国画四曰教:教是求道者在探索的过程中不同体验的不同总结,不同说法,不同学说耳。道,玄之又玄,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错,这是哲学的负责任的态度,而艺术家是感性的、即兴的,随时要表达主体的不同感受,个体对道的不同感受理解,诉诸艺术,即产生不同的说法,真诚的心理感受的抒发即产生不同的学说为之教,发挥表达出来以施教于世,亦为之教也。

而绘画中没有神来之笔,是这些因素没有巧合。如果巧合了,就可能出现天才作品。包括国运、时代、经济、人缘,画家的身体、知识、状态和国家、时代、季节一切因素偶合到一起,可能是天才作品诞生的绝佳时机。

五曰无:无即艺无止境,艺海无涯,无法之法,大象无形,有无相生,无中生有,无是随时发生于发展中有生命的事物变化过程中的不可缺少的现象和环节,事物只有不断地进入无的境界才有可能无中生有,生生不息,否则就要窒息死亡而无法循环,无法进入无就无法进入有,有了无艺术的发展才能推陈出新,这就是中国的从无法到有法,从有法再进入无法的无法境界。无法即是突破,又是自由,又是选择的多种可能的空间地带。

  国画五曰无:无即艺无止境,艺海无涯,无法之法,大象无形,有无相生,无中生有,无是随时发生于发展中有生命的事物变化过程中的不可缺少的现象和环节,事物只有不断地进入无的境界才有可能无中生有,生生不息,否则就要窒息死亡而无法循环,无法进入无就无法进入有,有了无艺术的发展才能推陈出新,这就是中国的从无法到有法,从有法再进入无法的无法境界。无法即是突破,又是自由,又是选择的多种可能的空间地带。

因此,写是一个重要的创作过程和生命过程。

纵观画史、画家、画作,画史浩如烟海,莫衷一是,我所论者仅为一己之说,不成体统,正在形成耳,然以辩证为二之态度论及短长,想必比一味西法写生外表之形神论持者应高出万千,不知是否?

  吴大恺八尺横幅山水画作品《心中天地阔》

中国画是写出来的,西洋画是画出来的。中国画的绘画工具和日常的书写工具都是毛笔。毛笔这个柔软的工具给绘画过程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在落笔之前甚至是不能完全预知其效果的。笔、墨、纸的性能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落笔时的精神、情绪和体力状态都会在画面上造成细微的差别。中国画有即性性,谁也不能画出两张完全相同的画:时移、地移、气移,画也就移。因此中国画讲究一气呵成,不能间断。西洋画可以在铅笔稿上落笔,而中国画在落笔之前面对的是一张白纸;西洋画可以涂改,而中国画一笔败笔就只好重来。因此中国画更强调写的过程;抵达同一个目的地,坐飞机和走路的过程体验是完全不同的写就是行路和体验,有过程意义,有节奏感,有生命感,书写的是作者当时的瞬间状态,是当时的意。

  易从字画商城是全网最大最专业的网购字画平台,海量名家手绘原稿任您挑选,保值更升值,七天无理由退换,支持货到付款,易从字画商城是您身边的字画专家,满足您收藏、送礼、居家办公装饰的各种需求。

大写意是一个体系

  易从字画商城官网(www.yczihua.com)

大写意是一个体系。写意包括了写实和抽象。写实、抽象是重要不可少的绘画元素,但像生活和语法都不是艺术一样,它们都是要素而不是艺术。写意则源于生活原形和表达内含的语法结构的抽象在内的象作为目标直接追求意的表达。写意因为中庸才显大,西方没有写意的概念,却有一个抽象的概念。写意是在写实和抽象之上的一个概念,它是写实和抽象的中庸。因为中庸,不走极端,更具包容性,更显其大。既有象又不仅具象,更能更大范围地表达意。

  全国免费热线电话:400-060-6790

大写意是从无法到有法,从有法到无法,从而进入一种自由状态。因此,从理论到实践,大写意都是一个完整的体系。

  易从微信公众号:yczihua

关于大写意的理论,最早散见于各种各样的文论,从古到今,中国人一直讲究大写意,很多场合泛指文学艺术。《文心雕龙》有行在江海之上,心存魏阙之下,神思之谓也,思接千载、视通万里,言明艺术思维是一种想像、联系,概括出艺术家的一种状态。唐代的王维就是大写意画法的鼻祖,苏东坡论画以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把形、神重要说得很透彻。到了元明时代,画法十分完整。倪云林说: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表胸中逸气。这就是中国人画画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追求大写意。吴昌硕说,老缶画气不画形。齐白石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贵在似与不似之间。

从实践上讲大写意,我们的象形文字,就是最早的绘画。发展成后来的岩画、彩陶、玉器、青铜器,都是古代的美术,及至进入到平面绘画。从出土的墓室壁画上,可以看出在魏晋时代,中国人就追求大写意。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卷》,人大于山,水不容泛,完全是一种浪漫主义。唐朝的绘画,以肥为美,其实就是写大唐之意。宋元的绘画,技法很发达,故离现实相对远,更是一种写意。清代的石涛,八大山人,抒发的是一种情绪,到了齐白石,红花墨叶,都是大写意。

因此,中国写意画跟中国书法一样,从写实的象形文字到写心,有一个完整的体系。具体到某一个画家,都会随情绪、随画外因素的影响,甚至随天气的变化,都会表现出一种不同的精神状态。

这就是绘画中的大写意,它是世界艺术的极致和峰巅。

大写意是一种功夫

俗话说: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绘画也是这样。大写意是一种功夫,像所有中国的功夫一样,需要长期的苦练和积累,只有倾其一生,才能达到创造新程式。程式是需要功夫的,每个人的程式是他全部的生命、生活的载体心电图和信息库。要表现深刻的个性,就是说大写意对作者来说要总结出自己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就是个生命。在最后表现的一刻,要有顺序,这里积聚着一种功夫。程式就像写书法一样,形成一个体,宋徽宗写得很细的那种体,颜真卿写得宽的那种体,很厚重,各人体不一样,各人的程式不一样。现代人讲的程式程序不一样,顺序不一样,对别人的感觉也不一样,颜真卿写得很宽厚,宋徽宗写得很秀逸。书法本身有真草隶篆,这要讲究功夫。功夫不深的人对书法辨别不出来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大写意是一种功夫。不重视功夫,只重视一般的过程是不一样的,它既是一种功夫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大写意是一种境界

每个成功的艺术家都要表达他自己的境界。如果只是自己一种独特的样式,没有高度的话,那就只是一个样式,不能叫境界,因为境界牵扯到高度。但是,有高度而无个性也不行,如练名家的字,练得和他一模一样,这只是个样式,没有境界,写得字很像,是有水平,但没有个性,只能算叫临摹。所谓境界,就要形成自己的东西,但所形成自己的东西还要比别人高,这才是境界。境界要经过一个过程,开始这个境界是写实、画得真实,是一种比较客观自然的状态,它没有经过升华。第二步是写心,通过写心表达他的意思,他为什么选这个景,不选那个景?因为这个景更能反映他自己的心境。通过写实与写心,虽然表达了作者本人的意思,但是这只能达到摄影一样的层次。这个人照的是一种暖调,是他的心景,那个人表现冷调,也是他的心景。但是,在画面上只是自然表达自己的意思还不够,最后这个境界还要提升,提升到一种自己的个别样式,却同时又代表普遍意义,达到这样一种层次,才有境界。这个境界在中国能够反映道,宇宙间的普通道理。

大写意最终要通向形、神、道、教、无,即由有极的形、神走向无极的道、教,并不断向无的不断超越,形成新的轮回。

中国画有五种境界:一曰形,二曰神,三曰道,四曰教,五曰无。

一曰形:形是造型艺术的基础,没有形作为载体,造型艺术一切都无从谈起,什么样的形即反映什么样的意。意、象、观念、形式、构思、方法、内容、精神、品味、格调等等,无一不是从形开始,靠形体现,依赖于形,所谓以形写神形神兼备。而形有自然之形,眼中之形,心中之形,画中之形,画外之形。画外之形为之象,象大于形,大象无形,大象之形并非无形,而是无常形也。

二曰神:神为形所表现的重要任务之一,所谓形俱神生,二百年来以至当下,国人利用西法之透视,解剖、光学、物理手段,以形写神颇为简单,具备基本方法在像的范畴内快速练就写实方法,更有甚者利用照相方法,写实自然,真正的是形神兼备,然而以自然之形的临摹所体现对像之神为初学者,眼目物理感受而已,以形写神,中西无异。而以敏感于对象之元神,直追摄魂之神,遗貌取神,得鱼忘筌,以神写形则更高一筹,非一般能及也。但此又仅为我国画之初步,并无境界可谈形神论者,小儿科也。

三曰道:道为一切事物之本源。国画之道重在舍其形似,舍其表像,而求其本质求其本源,天地有大道,人生亦有道。绘画之道有其规律,为之画道。道是一个范畴,作为名词可视为本质规律,亦可作为动词,即在道上,在途中,是途径,是门径,所谓众妙之门。道,玄之又玄,需要我们抛弃表象的形与神,向纵深探索,只有舍弃表象才有可能进入众妙之门,停留在形神的表象描绘是很不够的,超越形神论才有可能进入玄之又玄的众妙之门,道是中西画终极目标的初级分水岭。

四曰教:教是求道者在探索的过程中不同体验的不同总结,不同说法,不同学说耳。道,玄之又玄,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错,这是哲学的负责任的态度,而艺术家是感性的、即兴的,随时要表达主体的不同感受,个体对道的不同感受理解,诉诸艺术,即产生不同的说法,真诚的心理感受的抒发即产生不同的学说为之教,发挥表达出来以施教于世,亦为之教也。

五曰无:无即艺无止境,艺海无涯,无法之法,大象无形,有无相生,无中生有,无是随时发生于发展中有生命的事物变化过程中的不可缺少的现象和环节,事物只有不断地进入无的境界才有可能无中生有,生生不息,否则就要窒息死亡而无法循环,无法进入无就无法进入有,有了无艺术的发展才能推陈出新,这就是中国的从无法到有法,从有法再进入无法的无法境界。无法即是突破,又是自由,又是选择的多种可能的空间地带。

我们应该超越形神论,就要有自信,有所发现,通过自己的画,宣传自己的道、教,这是艺术常青的本质。目前,中国艺术最缺乏道、教的自觉,需要深层思考,深度挖掘。道、教是超象、超形、超色、超时代、超画种、超材料的,只有认识到这一点,不断进入无的文化自觉,超越形神才有可能。

我所追求者顽石之形、老玉之质、古陶之品、陈茶之味,这是中国人、中国艺术透过形和神,进入道和教的一种深层次的美学追求。因此,中国艺术不是形神论,是形神道教无论。

形、神、道、教、无五境界是作为入道的必然之路,只有进入道、教和无的境界,方可指向中国艺术的终极境界大美为真。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容天地于我心,顺天地而行事,大写意的终极追求莫过于此。大写意是为道也,而道的目标包含西方的哲学,不仅如此,更重东方的人学,人学是哲学之上更重要的人的追求。科学求真,人文求善,艺术求美,道则三求合一。小者求小美,极端而个人;大者求大美,大美而本真。只有天地人合一,真善美合一,是为大美,才能归真,中国美术才能生生不息。

大写意是经过形神道教无五种境界,直接大美为真的终极目标,终极境界。而且继之以不断地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代代陈传以至无极。

本文由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十论大写意,国画的三种境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