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京剧人的成长与不足,为他们的青春喝彩

青年京剧人的成长与不足

时间:2012年04月2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正贵

  ■青年演员表演水平需进一步提高,应当注重京剧艺术基础理论的学习,真正掌握京剧特有的手段和方法。

  ■对于继承、摹学经典剧目,要对其传统技法、舞台技术、表演技巧达到忠实的、高水平的继承。

  ■体验与表现的结合是表演的关键问题。应加强表演前内在体验和心理感受的训练。

  前不久,梅兰芳大剧院举行了“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国家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展演暨第五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首届中国京剧流派班学员汇报演出。17场演出,60名国家院团的青年京剧演员集中亮相,让厚重的京剧艺术充盈着富于朝气的旋律,展现了“80后”、“90后”京剧人青春逼人的靓丽姿态。

  此次展演流派纷呈、行当齐全、文武兼备,传统、新编和现代剧目统筹兼顾,展现了国家级院团青年人才后备队伍的整体实力,彰显了国家京剧院“阵容齐整、艺术严谨、舞台清新”的艺术风格。老生、青衣、花旦、武生、花脸、老旦、小生、武旦、丑行等多个行当,梅、程、荀、张、余、马、杨、裘、李、叶、袁等诸流派,《四郎探母》《红鬃烈马》《群英会·借东风·华容道》《龙凤呈祥》《通天犀》《勘玉钏》等经典传统剧目,《将相和》《野猪林》《春草闯堂》《杨门女将》《卓文君》等剧院新创历史剧目,《红灯记》《平原作战》等经典现代戏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演唱会,构成了剧院青年人守望京剧、畅想未来的青春圆舞曲。第五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周婧、郭瑶瑶、王璐、马力,往届研究生李阳鸣、张威、徐孟珂,首届流派班学员魏积军、吕慧敏、唐禾香、李博以及优秀青年演员毕小洋、顾谦、马翔飞等数十位青年才俊悉数亮相,充分展示了“80后”、“90后”新生代京剧人的整体风貌。

  此次展演中,在创新演出经营方式,借助社会力量,利用现代媒介等方面,国家京剧院进行了很多新尝试,加大了弘扬国粹的助推力。国家京剧院与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所属的“和基金”共同举办“年轻的朋友来相会——青年感知国粹”活动;与北京市西城区文委举办了两场“惠民工程”专场,把高校学子、中学教师、社区居民请进剧场,切实为让广大基层的老百姓共享国家级艺术院团的优秀艺术作品做出了扎实的工作。从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到票务的营销,再到演出的宣传报道,充分运用了现代的传媒手段和丰富新颖的外宣方式。比如,开通国家京剧院新浪微博群;国家京剧院官方网站设立“青春飞扬”、“青春之声”的专题报道,及时、生动地报道了每出戏的排练与演出情况;举办了“青春在传承中绽放——青年摄影展”等。一系列宣传营销方式,使广大观众和戏迷票友不但在观演后能够交流感想,更在网上展开热烈讨论,此次活动成为了近期关于京剧艺术的热门话题。

  通过参加此次展演,青年演员们也要进一步地认清自己的优势和缺憾,探求提升自我的方法与途径。

  笔者认为,青年演员表演水平需进一步提高,要想方设法地去逼近前辈艺术家的高水准。应当注重京剧艺术基础理论、基本规律、共性特征与行当、流派、剧目、艺术形象的并行学习与双轨掌握,真正掌握京剧特有的手段和方法,校准自己的舞台表现。拿音韵即“京剧的嘴里”来说,要真正掌握普通音韵学和京剧音韵学,避免出现倒字、变辙、咬字不真等现象。

  继承、摹学经典剧目与创编、排演新创剧目对于演员的要求是不同的。对于继承、摹学经典剧目,要掌握学戏的方法论,即追根溯源与穷尽原理。在艺术历时态的纵向脉络上追根溯源,想方设法找到行当、流派、剧目和人物形象的艺术源头与高峰创作,对其传统技法、舞台技术、表演技巧达到忠实的、高水平的继承。比如对《群英会·借东风·华容道》《杨门女将》《野猪林》等剧目的学习。在艺术共时态的横向层面上穷尽搜罗,检索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和版本,鉴别比较,筛选整理,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即使舞台表演上用不到,也应该对不同的演法、处理有所了解和知道,有利于提高鉴别能力,丰富艺术修养。比如对《四郎探母》《红鬃烈马》《将相和》等剧目的学习。另一方面,应当在学戏和表演时注意到传统戏(骨子老戏和流派戏)、新编历史剧、现代戏所运用的表演技巧和表现手法是有区别的,实验性京剧、先锋性京剧的表现则更为不同。

  关于演唱与表演的两个亟须引起重视的问题,即:共鸣与气息——树立科学发声观。嗓音不持久、冒嚎、呲花,有自身条件、训练不够、身体不适、心理紧张等诸多问题,其本质就是没有掌握科学的发声方法,最重要的关节点是加强共鸣、气息的训练以及共鸣与气息的有机结合。所以,青年演员需要找专业的声乐老师进行声乐知识和训练方面的专门学习。同时,要加强对体验与表现——京剧表演艺术的境界提升。体验与表现的结合是表演的关键问题。没有体验的意识、体验的方法、体验的态度,只有苍白的表现,在京剧界乃至戏曲界并不鲜见。青年京剧演员在此方面则存在更多的问题。有的是结合不好的问题,有的是表现力不够的问题,有的是艺术态度不积极(比如不到侧幕就懈劲,甚至台上就懈怠)。所以,应加强表演前内在体验和心理感受的训练,要深刻理解剧情、形象、技术技巧的安排,处理好体验与表现、我进角色与角色进我的关系,真正使表演成为角色内在心理的自然外化。

  但凡有成就的艺术家,其人生轨迹和艺术历程,都能找到一个更为确切的共性特征,那就是“生命是艺术的一部分”。个人的生活态度与生命状态强烈地影响着其艺术成就。国家京剧院院长宋官林在总结此次展演的座谈会上对青年演员语重心长地表示,希望他们在具体的艺术学习中要“敏行善思”,还要“德艺双馨、尊师重学”。总之,在追求艺术理想的道路上,青年演员更要重视提高道德修养,端正从艺态度,坚守职业操守,这是得以可持续发展并成为“真正艺术家”的根本保证。

为期四天的国家京剧院2016年优秀青年演员优秀剧目展演已经落下帷幕。这次展演不仅是戏迷朋友渴望已久的盛事,更是对这些优秀青年演员的一场业务审核。自从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 ,全国各地的戏曲院团都在加大力度培植戏曲人才,国家京剧院作为文化部直属的重点院团,更是首当其冲。当下,青年戏曲演员所面临的一大难题是如何才能全面继承传统,因为时间紧、任务重,在选择剧目方面如果不善,则会事倍功半。所以说,针对表演性、观赏性强,且蕴含传统表演技艺丰富的剧目加强学习,可算是一条捷径。让青年演员有重点、有目标地学演经典传统戏,掌握更多唱念做打等程式技巧,对今后的个人发展是大有裨益的。

图片 1

从这次展演的剧目安排来看,国家京剧院费了不少心思。这当中既有脍炙人口的全本大戏《四郎探母》 ,又有短小精湛的折子戏《豆汁记》 《失子惊疯》 《汾河湾》 《杨门女将·探谷》 ,既有文戏《珠帘寨·解宝》 ,又有武戏《扈家庄》 《挑滑车》 ,还有昆曲《游园惊梦》 ,同时也有代表国家京剧院自身特色的保留剧目《三盗令》 。这些剧目的指导教师,不仅是当之无愧的名家,更是流派艺术的传承人。很多戏曲名家由于自己多年舞台实践形成一套固定的表演风格,虽然不曾自我标榜成一流派,但在观众心目中却早已默认。这些艺术家的代表剧目诚然应该得到重视传承,但却未必适宜传授青年演员,按照戏曲的发展规律,私房戏更应该传授给业务上已经成熟的中年演员。传承不对路,或者不通大路,容易使青年演员走偏,甚至在思想意识上误入歧途。由此看来,此次剧目传承绝对是流派风格明显的剧目在正宗的传承人的精心培养下的一种延续。不过,这些剧目既然拿出来展演,对于青年演员来说是极富挑战性的。越是妇孺皆知的传统戏,越是遍传市井,很可能台下的观众中都有人比台上演员唱得更好,因此青年演员在此当口,迎难而上,精神可嘉。

李景德说戏 钟欣 摄

以《四郎探母》为例,此次展演的两位指导教师耿其昌、王志怡分别是余派、梅派的代表人物。而近些年, 《四郎探母》十有八九是当作逢年过节大合作的戏来演出,一出时长两个半小时的唱功戏,拴住了许多生、旦名家,杨四郎一个角色往往由四至六个人先后出场分演,铁镜公主也往往由两至三个人承担,这就变成了流派荟萃式的大拼盘。相形之下,反倒是一人演完到底的情况较为罕见。这种自首至尾坚持不换人的做法,不仅考验演员的基本功,更考验演员的耐力。能够完成高强度的全本戏的演出,也是一名京剧演员重要的素质标准。站在一般戏迷的角度来看,流派纷呈的什锦味道,确乎令人有一种应接不暇的愉悦感,而对于钟情于某一流派的戏迷来说,则不免有“尝一脔而思鼎镬”的小小不甘。像此次这样通力演出,既保证风格的完整性,更保证了剧中角色个性的统一,是不容易的事情。

北京12月5日电 国家京剧院第二批“名师传艺”活动5日在京启动,于魁智、李胜素等的《打金砖》,刘长瑜、郑岩等人的《红楼二尤》,刘秀荣的《香罗帕》,耿其昌的《游龙戏凤》,杨赤的《将相和》等经典剧目皆在列。

其他几个折子戏的演出,也足以让观众感受到国家级的京剧院人才济济,行当齐全,对待流派艺术没有丝毫偏废之嫌。尤其值得称道的是,青年老生演员李博所演的两出余派戏,一出《四郎探母》 、一出《珠帘寨·解宝》分别由他的姑父耿其昌和北京京剧院老艺术家陈志清传授。同样是余派戏,被内亲、长辈两位老师同时教习,可见在这一代伴随新中国成长起来的老艺术家心中并不存在门户之见,这正是今天这个时代的优越性,也是艺术纯粹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的最好表现。

图片 2高牧坤上戏 钟欣 摄

第二批“名师传艺”不仅艺术家阵容强大,流派纷呈,参与的学生比第一批更加广泛,涵盖各专业和行当,如京剧表演、京剧伴奏、舞美制作等内容。其中包括多部2019重点传承剧目,如于魁智、李胜素等人的《打金砖》,刘长瑜、郑岩等人的《红楼二尤》,刘秀荣的《香罗帕》,耿其昌的《游龙戏凤》等;此外还有杨赤的《将相和》、江其虎的《小宴》、叶少兰的《辕门射戟》、张建国的《珠帘寨》等。

青年演员代表王好强还记得去年和李景德老师学戏的场景。每次上课,老师都会拿出全部精力做示范和抠戏,累得精疲力竭。师娘说,你们老师每次下了课回家连话都不想说,瘫坐在沙发上,吃一口东西就能睡着。“老师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给了我们这些学生,他希望我们在舞台上能有更好的表现。我觉得跟老师学戏以来,收获的不止是学习的一出出剧目,还有老师对艺术追求精益求精、孜孜不倦的精神。”

国家京剧院院长宋晨表示,老艺术家是剧院的财富,他们长期为青年人才成长甘当人梯,不辞辛苦地为培养青年人才付出心血和汗水。国家京剧院此项举措将充分发挥剧院的专家优势,在院内形成良好的传艺、学艺的艺术氛围,培养一批优秀的青年艺术人才,在人才培养方面再上新台阶,将京剧艺术传承下去。

据悉,“名师传艺”是国家京剧院人才建设的重要举措。第一批“名师传艺”活动从2017年11月开始筹备策划,2018年2月召开专题会议,2018年全年实施。第一批“名师传艺”项目由剧院多次研究最终确定的20个剧目以及导演和舞美的音响、盔箱、服装、道具等专业组成,22位院内外专家、42名青年优秀演员参与其中。

剧院结合年度演出计划,以武戏展演、小剧场演出、进校园演出等多种形式对传承剧目进行验收。2018年,第一批“名师传艺”活动圆满完成,许多优秀青年演职员艺术水平和专业素养得到很大提升。该活动成果丰硕,反响强烈,为京剧人才培养探索了有效的途径和办法。

本文由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年京剧人的成长与不足,为他们的青春喝彩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