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芬黄梅,登陆国家大剧院

徽风徽韵 其味无穷——观黄梅戏《徽州往事》

时间:2012年11月1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柏 岳

  经过三年的精心打造,黄梅戏著名演员韩再芬于近日献演了再次以徽州故事为题材的剧目《徽州往事》,连续三场演出,皆座无虚席。从文化主管部门的领导、戏剧专家到普通的市民、农民,无不高度赞扬。比起《徽州女人》,该剧目无论在内容还是在形式上,更加贴近当代人的审美趣味。归纳起来,其美有六点。

  题旨美。该剧表现了十九世纪末连绵不断的战争和烧杀抢掠的匪患给普通百姓所造成的苦难生活,它以一个女人的悲苦命运,形象地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没有和平的环境,没有稳定的社会秩序,既不可能有繁荣富强的国家,更不可能有个人的幸福生活。平安,才是百姓最大的福祉。看了这部戏的人,会为自己生活在和平盛世而感到幸运,会珍惜当下这种海晏河清的大治局面。

  故事美。该剧之所以能使普通的观众全神贯注地看下去,是因为它讲述了一个吻合中国人审美心理的故事:一个美丽、聪明的女人在动乱的岁月中如何与命运进行抗争?又如何在爱情、婚姻、礼教的漩涡中挣扎?剧目不仅让女人的命运引发观众高度关注,还运用了设置悬念、情节突转等讲述故事的方法,让观众欲罢不能。时下的戏曲一般都因怕观众提前退席,而不再安排中场休息,但该剧中场休息时,无一观众退场。

  音乐美。该剧大量运用了背景音乐,对于描画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徽州的社会气象、渲染特定的环境气氛、透视人物的情感世界,有着很大的帮助。在情节的关纽之处和女主人公命运的突转之时,其背景音乐总能够将观众带到那剧目所表现的时代与环境之中,感受到时代的凄风苦雨和女主人公的悲凉心境。

  歌舞美。黄梅戏的旦角声腔以声音甜美、情感饱满、吐字清晰、行腔自然见长,黄梅戏之所以受到大江南北各类观众的喜爱,与它的这些特点有关。而韩再芬在此基础上,有着更美更动人的歌唱风格,她的声音纯净得没有半丝杂质,如同碧水蓝天;又粗细均匀,亮而圆润,能直透入人的五脏六腑,让你无一处不感到熨帖。更为可贵的是,韩再芬在该剧中的唱腔,吸收了现代流行的音乐元素,使之更切合当代人的欣赏要求。当然,这种吸收,并没有违反黄梅戏的音乐规律,听起来依然有着浓郁的黄梅戏的韵味。黄梅戏比起其它的剧种,舞蹈较为突出,可谓“无动不舞”,而该剧不但发挥了这一长处,还创造了“算盘舞”、“戴镣舞”等舞蹈性的程式动作。曼妙的舞蹈使得舞台自始至终洋溢着悦目的美感。

  风俗美。一种地方戏区别于他种地方戏的,不仅是唱腔,还有它所表现出来的独特的地域文化。如果一种地方戏没有表现出它所在地域的别样的文化,可以说,它的剧种个性就没有得到完全的彰显,那么,也就无法得到本地和外地观众的赞赏。该剧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其原因之一就是它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徽州的地域文化。村庄与家族的合一、浓厚的商业风气、留守女人的坚强干练以及丧葬、结婚、生子、除夕、待客等等,构成了一幅内容丰富、包罗万象的风俗画卷。

  布景美。启幕之时,剧名“徽州往事”以电影片名的手法凸显了出来,伴之夺人心魄的背景音乐,刹那之间,喧闹的剧场便寂静无声,观众立时就进入了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徽州乡村。这种舞美设计无疑是将电影、话剧的手法运用到了戏曲舞台上,不仅完全改变了传统戏曲一桌二椅单调的舞台呈现,也改变了半个世纪以来新编剧目每场时空固定的布景设置。更值得赞许的是,该剧的舞美设计不是简单地表现人物活动的环境,而是紧扣地域文化与人物的性格。譬如序幕中打更人深夜送信给女主人,敲门之后,闺楼灯亮,女主人打开一扇小窗子,用吊篮将信提了上去。这一徽派建筑的闺楼设计,向观众传达出这样的信息:礼教森严的徽州乡村,防微杜渐,凡事都考虑男女之大防。而女人因丈夫长年在外经商,为避免名誉受损,亦处处小心谨慎。

  当然,这部剧还有许多改进的空间,如戏剧的张力仍需加强,有些地方空场时间要压缩,歌词和说白的文学性须提升。但是,瑕不掩瑜,就以现在的艺术呈现来看,仍不失为近年来戏曲剧坛上的一部力作。

12月2日至10日,黄梅戏界首个“二度梅”得主韩再芬领衔主演的《徽州女人》、《徽州往事》、《女驸马》三部经典黄梅戏登陆国家大剧院,为京城的老百姓奉献8场精彩演出。

11月4日晚7点40分,“再芬黄梅·品牌戏剧”合肥演出季暨再芬黄梅十周年剧目展演首台剧目———《徽州女人》在安徽大剧院浓情上演。台下掌声雷动,1700名观众为经典黄梅戏剧目《徽州女人》再回首演地演出喝彩、祝贺。

图片 1

《徽州女人》唱响经典

图片 2

当晚七点半左右,安徽大剧院内座无虚席。年过花甲的老人、阳光朝气的少年……个个翘首企盼,等待经典黄梅戏剧目《徽州女人》拉开大幕。在悠扬深远的背景乐中,印有徽州景象的幕布缓缓退出,整个舞台由昏暗渐转为红亮,台中,一顶大红花轿瞬间引人入“戏”。

图片 3

《徽州女人》由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担纲主演,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古老徽州的凄美故事———十五岁少女怀着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坐上花轿,却在婆家开始了对未曾谋面丈夫的漫长等待。剧中,韩再芬以温婉甜美的唱腔、曼妙柔美的动作,通过“嫁、盼、吟、归”四幕演出,刻画了一个徽州女人的人生传奇。

12月2日至10日,黄梅戏界首个“二度梅”得主韩再芬领衔主演的《徽州女人》、《徽州往事》、《女驸马》三部经典黄梅戏登陆国家大剧院,为京城的老百姓奉献8场精彩演出。

该剧曾荣获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第六届中国戏剧节六项大奖、第九届“文华奖”、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等众多奖项。从1999年首演至今,十多年来,《徽州女人》在国家大剧院等多地演出达500余场,成为戏曲舞台上的经典剧目和再芬黄梅艺术剧院的保留剧目。

12月2日晚7时30分,经典原创黄梅戏《徽州女人》在国家大剧院拉开帷幕,能容纳1036人的剧场内座无虚席。作为戏曲舞台上的经典剧目,《徽州女人》一反传统黄梅戏小、巧、轻、喜等风格,代之以深邃、凝重,通过一个女人"嫁"、"盼"、"吟"、"归"四个过程,表现了封建社会中最底层女人的生活悲剧,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该剧曾获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第六届中国戏剧节六项大奖、第九届"文华奖"的众多奖项、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第十一届上海"白玉兰奖"等众多奖项。

“看了十几场也不够”

“我是北京黄梅戏联谊会的会员,老戏迷了,一直很仰慕韩再芬老师,今天特意来看她的戏,演的非常好,被感动得哭了好几回。”湖南姑娘杨维青告诉记者。当晚还有不少从外地专程赶到北京的戏迷观众。李小东带着家人从福建专程来到北京看演出,他认为黄梅曲调犹如山野吹进城市的清风,令人陶醉。

对于黄梅戏老戏迷来说,《徽州女人》算是黄梅戏盛宴中一道推陈出新的大餐,让人忍不住的喜爱。

《徽州女人》在开演前1小时,就有不少观众陆续来到剧院,争抢着在参演剧目宣传画前拍照留念。演出过程中,掌声、喝彩声不断。全剧终时观众们更是意犹未尽,久久不愿离去。

整场演出中,《徽州女人》一反传统黄梅戏小、巧、轻、喜等风格,代之以深邃、凝重,催人泪下,启人思辨。运用标新立异的创作手法,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淡化了戏曲的故事情节,对历史的苦难作出一种诗化的处理,用美的形式表现了当时的道德观念和时代风貌。

“黄梅戏作为一种地方戏,通过我们以全国巡演的方式,慢慢步入大众视野,为更多观众接受和喜爱,我们黄梅人将继续努力传承与创新,让黄梅戏走得更远传得更广。”韩再芬演出结束后向记者表示。

“光是这部剧,我就看了十几场。北京、上海,在哪里演,我都尽量赶过去看。每次看,都会给我不同的感受,简直爱不释手。”从事国际贸易工作的徐骏告诉记者说。至于为什么这么喜欢,徐骏毫不吝啬溢美之词,“这部剧与传统黄梅戏有着很大的差别,舞美、灯光、表演层次等方面都有改变和创新,这样的剧目更容易被年轻人所接受,也更容易得到市场的认可和推崇,对于推广和发扬黄梅戏有着极大的益处。”

图片 4

无疑,《徽州女人》是黄梅戏经典剧目中的新经典。在当晚的演出中,观众席时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演出结束之后,全场观众起立鼓掌,久久不愿散去。

“黄梅”飘香千里

今年的合肥演出季已经是“再芬黄梅”第五次集体亮相省城合肥,恰逢再芬黄梅艺术剧院成立十周年。十年风雨,诚心为戏,从11月2日起,他们将创纪录地在安徽大剧院连续演出22场,推出《徽州女人》、《寂寞汉卿》、《五女拜寿》、《徽州往事》等十台精品大戏。

对于这一次的合肥演出季,“再芬黄梅”重视有加,首台演出剧目由韩再芬亲自带队上阵,为观众连演3场《徽州女人》,让戏迷过足瘾。除了《徽州女人》,韩再芬还将带来主演的《女驸马》和《徽州往事》。不仅如此,重量级演员刘国平、李萍,优秀中青年演员吴美莲、余平等都将为观众带来精彩的演出。再芬黄梅艺术剧院还特别为合肥演出季准备了一场全部由青年团演员主演的“折子戏、小戏专场”。

任何形式的艺术瑰宝都应被发扬和传承,黄梅戏需要走出去,演员需要走出去,就在这一步步探索和实践中,黄梅戏不断成长,不断发展。“除去在安庆本土的演出,我今年已经赴外地演出了几十场。对于我们青年演员来说,不断地上台表演,接受不同地域观众的检阅,对我个人的成长是非常有帮助的。”余平说。这次合肥演出季,余平一共参加了7场演出,主演《靠善升官》。

“戏剧应该走向广大民众,我们作为黄梅戏演员,肩负着让黄梅戏走出去的责任和使命。这些年,我们不断地到全国各地去演出,合肥演出季到今年都已经举办了第五季,我们希望通过一点一点的努力把黄梅戏的根深深的扎到老百姓心里,提高黄梅戏的覆盖面和普及度。”再芬黄梅艺术剧院院长韩再芬告诉记者。

本文由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再芬黄梅,登陆国家大剧院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