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子里真相,14解读守旧戏

好戏还须细细磨——对京剧《香莲案》的几点建议

时间:2012年11月28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钮 葆

  两年多以前,我和老伴儿陪程永江老师夫妇在长安戏院看了吕洋同志主演的《锁麟囊》《梅妃》两出程派传统戏,后又陆续看过她的几出戏,感觉很好。前不久,我和老伴儿比较完整地观看了她主演的新编程派戏《香莲案》,感到她进步很快、很大,已经相当成熟,为程派艺术队伍有她这样的后起之秀高兴。

  《香莲案》这出戏,吕洋的确演得很好,既十分投入,又相当到位。而能够取得这样好的艺术效果,我认为,剧本从情节到戏文的锤炼乃是十分重要的保障。程老先生的戏,剧本是非常讲究的,使得这些戏从听觉到视觉都具有强悍的艺术感染力,自然而然地引导、启迪受众在艺术享受中深入思考,绝非浅层次的“娱乐”而已。所以,我十分佩服刘连群老师。他这支笔真有力量,使得刚刚上演的《香莲案》就已经稳稳当当地取得了与《铡美案》《秦香莲》相并立的地位。

  但是,我还是想对吕洋本人、对这出戏提几点改进建议:

  关于高音、中音、低音的合理配合。吕洋的嗓音条件非常好,中气很足。这恐怕不仅是先天的,更是她刻苦历练的结果。尤其是高音区,她把握自如,游刃有余。听她在高音区行腔,全然不会有担心的感觉。但是,建议她更加注重高音与中低音的配合这个问题。我觉得,程老先生行腔,对高音与中低音的配合颇具匠心,时而浑然一体,过渡自然,时而却偏偏要显出刀砍斧斫的痕迹,而这些不同的行腔处理无一不是依字义、字音的表达需要而设定的,无一不是依戏文本身所应表达的情感而设定的。这方面,老先生的《贺后骂殿》《青霜剑》《荒山泪》《梅妃》《亡蜀鉴》《窦娥冤》等都有很典型的例证。

  陈世美夜晚暗访秦香莲时,秦香莲那句“你怎能不令我骨冷心寒”中的“心”若改为按尖音字处理似更好一些。“心”,《广韵》对它的读音描述是“息林切,‘深’(摄),开(口),三(等),平(声),‘侵’(韵),‘心’(纽)”。即是说,“心”是“精、清、从、心、邪”组的字,不是“见、溪、群、晓、匣”组的字,按尖音来唱是符合理据的。当然,符合尖音理据的字未必都一定要按尖音来唱,但此句中除“心”以外,其他各字都是按普通话读音来唱的(按:“我”“冷”两字理论上可以按上口处理,但效果恐未必好,吕洋现在的处理我认为是对的),将“心”字改为尖音唱法,似可在音感上增加历时性的距离美,增加本句行腔的跌宕,望酌。

  为了“不愿人间失好官”,秦香莲主动撤诉,这个情节设置得太好了,较之《铡美案》《秦香莲》的相关情节安排来说是质的飞跃!但是,吕洋用近乎话剧对白的方式念“我不告了(le)”,这恐怕无法把秦香莲此时应有的情感完好地表达出来,是否可改为仍用韵白来念:“我,我不不不……不告了(liǎo)”更好一些呢。因为,这句念白虽仅几个字,但明显是全剧中极为重要的情节转化,是秦香莲人物塑造中极为重要的一笔,内涵极为丰富,可使受众由此产生诸多思考。

  全剧最后一次复沓“一针针,一线线……”似有些“蛇足”。我感到,《香莲案》是一出有着浓烈悲剧色彩的正剧。而这样的正剧,其结尾采用“悬崖撒手”的方式(即给受众留下广阔的思考空间),或采用“锁住荡出”的方式(锁住全剧,荡出新意),大概会更为有力。《锁麟囊》作结的八句流水,我觉得是典型的“锁住荡出”式的结尾,非常有寓意。《香莲案》全剧中前面三次“一针针,一线线……”是很得体的,最后这次的复沓似较为无力了。是否可改为:在包拯摘下乌纱,坚定地唱出“包龙图先正国法,再见君颜”后,秦香莲先低声叫板“喂呀”,继而配以身段,高亢地唱出“看起来,开封府内有青天”,一双儿女和店主站到她身旁,造型,亮相,定格,全剧终。这样处理,大概应属“悬崖撒手”,可启迪受众思考许多问题。这样处理是否更好一些呢,望酌。

  拉拉杂杂地述说了以上一些极不成熟的想法,而且是仅观看一次的零碎想法,可能多属谬见。

核心提示: style="text-align: center"> style="text-align: center">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刘新阳(辽宁省戏剧家协会会员辽宁省艺术研究所所长助理),原题:《 故事属虚构 陈世美原是清官》 《铡美案》说的是陈世美的故事,家喻户晓。戏剧中的陈世美是个不折不扣的坏男人,但现实生活中的陈世美不仅是一个好丈夫,还是一个为政清廉的好官。只因为官期间得罪了人,才被恶意丑化。所以,《铡美案》的故事情节纯属虚构。 人物原型:明末清初的一位清官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是部群戏,在介绍剧情时一定要交代它的考据,因为这是一出绝对的编出来的戏。今天,“陈世美”几乎成了忘恩负义的代名词,但历史上的陈世美非但不是坏人,还是一名廉政的清官,而且是明末清初的人,根本不是宋朝人,所以这部分内容一定要交代清楚。 陈世美原名陈年谷,号熟美,均州人,生于明代天启五年,清顺治八年考取举人,顺治十二年考取进士,后被任命为直隶饶阳知县。任期满三年后,吏部考核其政绩最优,升任刑部主政、郎中。由于政绩突出,陈年谷屡受顺治皇帝重用,被封为贵州省思石道按察司副使兼布政司参政。康熙十年后,陈年谷升任户部郎中、侍郎,康熙二十三年携妻告老还乡。陈年谷不仅在官场上一帆风顺,其道德品质也没有什么污点,更没有做出贪图富贵,杀妻灭子之事。 故事由来:好男人遭到恶意丑化 陈年谷之所以被丑化,是因为清顺治十五年,他的同窗好友仇梦麟、胡梦蝶从均州到京城找陈年谷求官,陈年谷对他们讲明道理后婉言拒绝。仇、胡大为不满,认为陈年谷在求学期间,他们曾接济过他,现在他仕途已就,反而忘恩负义,不念旧情。二人怀恨而归,途中,在河南南阳遇上当地上演曲剧《琵琶记》。二人看到戏中所演的正是忘恩负义之事,于是计上心来。他们不惜花费银两,请戏班子按自己的意愿,把《琵琶记》的情节加以改造,把戏中忘恩负义的男主人公蔡伯喈换成了他们怨恨的陈年谷,编造了一出他们认为赛过《琵琶记》的新戏,所以《铡美案》也叫《赛琵琶》。 秦香莲的生活原型名叫秦馨莲,是均州六里坪秦家楼人。她是陈年谷的第二任妻子。夫妻相敬如宾,白头偕老。根本没有戏剧中所编的那些情节,编戏人为了掩人耳目,把秦馨莲改成秦香莲,把陈年谷化名陈世美,并把事件发生的时间改为宋朝,由此也为铁面无私的包公添加了一项本不属于他的“政绩”。看完之后,一天早上,两个人突然技痒,决定模仿演一出麒派的《屯土山》。两个人演得非常认真,不仅吸引了一起学戏的同学们,也把师兄给吸引来了。这位姓郝的师兄一眼就看出二人模仿的是麒派特有的高音锣,于是把裘盛戎叫过来,要打他板子。 被称“傻子”其实是称赞 裘盛戎趴在凳子上,只说是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看戏,打到第三板的时候,已经见血了,裘盛戎依然说只是自己一个人去看的。就在这个时候,郝师兄想了想说:“你不说我也知道还有谁去了。”说完一板子又落了下去。听到这句话,裘盛戎说:“还有袁世海。”于是,袁世海也跟着挨了十板子。 打完后,两个受伤的人躺在一起养伤,袁世海说裘盛戎不应该把他供出来,应该坚持到底一直都不说。结果裘盛戎对袁世海说:“郝师兄说了,我不说他也知道。”袁世海苦笑着说:“他那是诈你,你真是个傻子!”从此,裘盛戎便有了一个外号――“傻子”。这个外号跟随了他一生。 刘新阳说这个外号之所以被大家认同,其实不是因为挨板子事件,而是但凡跟裘盛戎接触过的人都有的一个共同感觉――他待人憨厚,醉心艺术。为了艺术,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这在一般人的心目中自然显得“傻”。旧时,许多京剧演员都有外号,比如著名武生俞菊,因为性子暴躁,外号就叫“俞毛包”,形容他一肚子毛草,不能近火;著名青衣陈德霖的外号是“老夫子”。他们的这些外号不仅内行知道,外行也知道,大家都这么叫。 关于裘盛戎的外号,有人说,裘盛戎在台上的“精”、“巧”、“绝”、“妙”,也许正是以他在台下的“傻”为前提条件。裘盛戎在台下练功时是那么肯吃苦,琢磨戏情戏理时好像神仙附体,活现出一副愣头愣脑的样子,待人接物时又是那么拙于言词,憨厚有礼,为了追求艺术真理表现出毫无顾忌的作风。这些不都在说明他确实是一个“戏痴”、“傻子”吗?正因如此,只有梨园行的人才以“裘傻子”称之。而广大观众则很少有人知道。事实上,裘盛戎与袁世海这两位未来的京剧艺术家在挨打以后,并没有改弦更张,还是不断地偷偷溜出去看戏,为他们今后的腾飞一点一滴地准备着。 相关阅读 陈年谷后代抱不平 陈年谷第十代孙陈吉棋现在生活在武汉,他说:“小的时候我见过我家的神龛上供奉的祖宗牌位,有陈一奇、陈年谷。那时父亲说,我祖父年轻的时候,河南有个剧团到我们县上来演《铡美案》,祖父四兄弟于是找来了亲朋好友,到剧场砸了戏箱,打了演员,把剧团撵出了均县,这出戏在我们县再没演过。” 经典唱词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尊一声驸马爷细听端的。曾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我与你在朝房曾把话提。说起了招赘事你神色不定,我料你在原郡定有前妻。到如今她母子前来寻你,为什么不相认反把她欺。我劝你认香莲是正理,祸到了临头悔不及。驸马不必巧言讲,现有凭据在公堂。人来看过了香莲状,驸马爷近前看端详。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瞒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嗣良心丧,逼死韩祺在庙堂。将状纸压至在那某的大堂上,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 戏中情节 桩北宋年间,陈世美进京应试,考中状元,被招驸马。其家乡连年荒旱,父母去世,妻子秦香莲带着孩子进京寻夫,闯宫遭逐。丞相王延龄怜之,试图让秦香莲在陈世美寿辰之日扮成歌女席间弹唱以助破镜重圆,未成。王延龄授秦香莲纸扇,暗示其到开封府告状。陈世美派家将韩祺追杀,韩终放走秦香莲母子,自刎庙中。秦香莲来至包拯公堂前控告陈世美“杀妻灭嗣”,包拯将陈世美召到开封府,好言相劝,但陈世美拒不承认。陈世美自恃国戚,强词狡辩。包拯怒欲铡之。此时皇姑、太后闻讯赶来阻刑,最终在强烈的思想斗争下,包拯铡死陈世美。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年少看戏懵懵懂懂,只图个热闹,以至于留在记忆里最深的印象就是勾了黑脸的包公。今年无意走进忻州剧院看到了由梅琳剧团演出的《明公断》,再次重温儿时看戏的情景,也重新感受到了传统剧目的艺术魅力。

《明公断》又名《铡美案》、《秦香莲》,是一出情节紧凑、以唱功为主的传统戏,也是京剧及其他地方剧种常演剧目之一。每场戏独立成篇,各有高潮,其中《杀庙》、《见皇姑》、《十告状》都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折子戏。不同剧种演绎的版本大体情节相同,只是各有侧重。前年在南充看过楚剧版《秦香莲》,比北方版多了点插科打诨,剧情也交代得仔细妥帖,如秦香莲到驸马府前寻夫,却遭门官的调侃。当时感觉新鲜,满满的一出悲剧因为增添一点诙谐而更多些悲剧意味。如今再看北路梆子版本的《明公断》的实际演出效果,又是一番酣畅淋漓感觉。台上演得如火如潮,台下观众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对这个戏多了几分好奇。好奇于该剧的传播率之广,好奇于这个戏的生命力之长。

好戏总是用一句话就能概括其内容,《明公断》也是这样,写包公是如何解决民妇秦香莲状告当朝驸马陈世美这件棘手案子的。这是一个在民间广为流传的故事,因之表现的是传统的纲常伦理,又加之以入情入理的情节敷演故事,被搬演舞台,自然成为传播度较广、有着恒久生命力的一个优秀传统剧目。这类与科举制度有关的道德理念的题材,其实在民间一直盛行,宋朝就很普及,南朝诗人陆游在他的《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描述了这个故事在民间流行的情况: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因普及被多次编成戏文、院本、说唱文学等,只是当时没有包公,男女主人公也不是秦香莲和陈世美,是以蔡伯喈和赵五娘为主人公。在元末明初人陶宗仪所著的《辍耕录》里就录有杂剧《蔡伯喈》;宋光宗时期,宋室赵闳夫曾榜禁温州南戏《赵贞女》;后来又有《琵琶记》和《赛琵琶》等剧目,这些都是写蔡伯喈和赵五娘之间的故事,只因立意不同,呈现出大同小异的内容,其中最出名的自然是传奇《琵琶记》。都与后来的《明公断》有着明显的传承关系,

在元末明初(1356年)高明(字则诚)创作的《琵琶记》被誉为传奇之祖,改编自宋代民间南戏重要作品《赵贞女》,是我国古代戏曲中的一部经典名著。虽是名著,但是在前人的故事情节基础上又有新的改编。将《赵贞女》原有的“伯喈弃亲背妇,为暴雷震死”改为“全忠全孝的伯喈”,结尾两人团圆而终。作品一经问世,便成为传世佳作,其中双线结构为人称道。一条线是蔡伯喈上京考试入赘牛府;一条是赵五娘在家奉养公婆。两条线索交错发展,很自然地表现了贫富悬殊,产生了巨大的悲剧效果和强烈的艺术效果。作品虽然宣扬了封建礼教,但通过赵五娘悲惨生活的细节描写,尤其是对所处特定环境的反复细致的渲染揭露了元代社会的黑暗,同时也提出了“不关风话体,纵好也枉然”的戏剧理念。这也符合元代当时社会的现实:理学极盛,“风化”主题十分流行。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民间文化自然受到影响,《琵琶记》在当时很盛行。

清代中叶地方戏兴起,又出现一部同题材的剧目《赛琵琶》,在焦循的《花部农谭》里有记载。同样的题材,人物名字不同了。写的是秦香莲在京城弹琵琶乞食寻找陈世美,路遇王丞相相助让两人巧会,但陈世美偏不认秦香莲,香莲无奈自杀却被三官神救下,并被传授兵法。后来香莲获因打仗有功,获得亲自审问遭弹劾下牢的世美的机会,得以洋洋洒洒数落其犯下的罪行,焦循认为,从秦香莲得以数落陈世美这个意义上讲,可谓酣畅淋漓直抒胸臆,真是大快人心,因此他认为《琵琶记》不及《赛琵琶》。而这样作品的出现也与当时的社会风气有关,如写《花部农谭》的焦循就选择十多年生活在乡村侍奉母亲,而不进京会试。因此该剧在当时有讽刺意味,颇有批判精神。

同样是高台教化之作,因为创作者选择的立意不同,最终呈现出不同的内容和效果。再后来,在历代艺人的多次演出创作中,又加入了个性鲜明的包公,使得这个剧目呈现出新的艺术效果,这就是自清代同治光绪年间流传至今的梆子戏《明公断》。戏里包公的出现,也是符合当时社会现实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因身份变化导致生活境遇发生变迁,最终引发人物关系发生变化,这种情形在生活中并不少见。因此,赵五娘秦香莲们能够引发同情和共鸣。同时,在“山高皇帝远”的生活环境里,民间百姓面对无法改变的生存困境,有着浓浓的“清官情怀”,将改变现状的美好梦想寄托于那些持有“龙虎”铡刀或尚方宝剑之类的包含包公在内的清官身上。因此,《明公断》吻合了当时社会的人心风俗,符合人们的心理期望。所以,好的题材不会因为年代久远而显得落伍,只要赋予时代意义,经过一代代人精心整理改编,是能够焕发新的生命力的。那些穿越时空流传至今还在舞台上演出的优秀传统剧目都是如此。

好戏总是结构完整,情节丰满。《明公断》的特点就是一环扣一环,高潮不断。从差琪、杀庙、诓美、审美、见皇姑到最后铡美,感觉环环紧扣,层层迭起,最终一气呵成,达到高潮,期间人物情绪也是自然向前发展的。因香莲和世美人物身份地位悬殊,造成了天然的矛盾冲突。同时戏里每个人都面临困境,地位如草芥的秦香莲为生活所迫千里寻夫,权高位重的世美因香莲的出现而面临原有谎话被揭穿,被治欺君之罪的境遇,包公面对皇家国戚的阻拦,又该如何处置陈世美。人物之间的关系对立,一个要努力寻回丈夫,一个势必要躲开前妻,这种特殊的人物关系势必引发新的激烈行动,于是陈世美派韩琦追杀秦香莲。她被逼从寻夫的美梦中惊醒,选择状告陈世美。因驸马的特殊身份,包公起先在处置驸马时也选择了温和方式,先是劝解,然后面对国太的阻拦,试图送香莲银子和解,却最终被香莲激怒,下令铡杀。每一出戏起伏跌宕,戏剧性极强,而且为下一场做足了铺垫。

《明公断》的妙处还在于:大量的闲笔塑造了性格饱满、个性突出的包公和秦香莲。整出戏对秦香莲由爱生的恨体现得淋漓尽致。丈夫一去不复返,她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一家人的艰辛生活,千里寻夫反被杀,再没有比这更悲惨的生活境遇了,于是会在大堂上洋洋洒洒大声斥责数落陈世美,并陈述其十个罪状。而当秦香莲见着地位悬殊却又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公主时,心里五味俱陈,将她自己与公主从穿戴到神情做着细细铺陈的对比。对方绫罗绸缎,而自己却布衣寒酸。似乎说的是不相干的穿戴打扮,却倾诉着人世生来不平等的心酸。在一番穿戴打扮比较后会在她在一瞬间闪过退缩的念头,会有一丝悔意掠过心头,后悔不该来,但是很快执念又起,在公主面重新展现出不卑不亢的一面。这又延续了《琵琶记·吃糠》里通过物化对象打开人物情感的闸门的技巧,《吃糠》是赵五娘有感于糠和米的分离,联想到她自己的处境;《见皇姑》是秦香莲有感于自己与公主着装比较后的悬殊联想自己卑微的生活处境。

包公本是个脸谱化的人物,印象中都是不怒自威、刚正不阿的形象。偏偏在这个戏里,包公的形象雄劲之余多了几分宽厚,写出了人性人情之美。包拯先是巧施计策诓陈世美到府上,面对当朝驸马首先是做思想工作,此时的态度是平和婉转,不疾言厉色,也不盛气凌人。这完全符合两个人的身份地位。只是当包公好言相劝陈世美居高位不可忘恩负义,认下糟糠之妻秦香莲,却遭陈世美断然否认和指责。于是,包公让香莲呈上状纸,试图逼让陈世美相认。但陈世美仍无悔改之意。包公没奈何,让香莲上堂。说是让秦骂陈,其实是想让曾经一起患难的香莲以妻子身份感化他。香莲声泪俱下细腻感人的一次次“强盗”称呼显得既亲昵又满含怨气,最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诉之以法,仍然打动不了陈世美。此时包公看清形势,才选择将无动于衷的陈世美拘禁起来。但是当面对赶来想救驸马的公主和国太,怕自己的模样吓着公主,要戴红凌罩一下,又体现出包公粗犷外表下的细心贴心,流露出浓浓的人情。正是大量的闲笔塑造了一个丰满的包公,既铁面无私不畏权贵,同时又可信可亲可爱。

时隔多年再看《明宫断》,才看出这个戏的妙处。题材本身有现实性,人物有个性,又善于用细节铺陈,再辅之以一代又一代人的改编创作使其故事逐渐丰满,最终让这个戏有了深远的影响力,以至于陈世美成为“忘恩负义”的典型代表,包拯则是铁面无私、不畏权贵、被老百姓寄托了众多期望的的正义化身。

而这个戏也让我们明白:尊重传统,但又不拘泥于传统,在还原本体的同时,注入现代审美意识,也是一种传承。

 

 

 

 

l

本文由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骨子里真相,14解读守旧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